紀曉嵐寫的因果故事 冥敬無私

   

 

紀曉嵐寫的因果故事冥敬無私

 

【原文】

 

北村鄭蘇仙,一日夢至冥府,見閻羅王方錄囚。有鄰村一媼至殿前,王改容拱手,賜以杯茗,命冥使速送生善處。鄭私叩冥吏曰:「此農家老婦,有何功德?」冥吏曰:「是媼一生無利己損人心。夫利己之心,雖賢士大夫或不免。然利己者必損人,種種機械,因是而生;種種冤愆,因是而造。甚至貽臭萬年,流毒四海,皆此一念為害也。此一村婦,而能自制其私心,讀書講學之儒,對之多愧色矣。何怪王之加禮乎!」鄭素有心計,聞之惕然而寤。

鄭又言,此媼未至以前,有一官公服昂然入,自稱所至但飲一杯水,今無愧鬼神。王哂曰:「設官以治民,下至驛丞閘官,皆有利弊之當理。但不要錢即為好官,植木偶於堂,並水不飲,不更勝公乎?」官又辯曰:「某雖無功,亦無罪。」王曰:「公一生處處求自全,某獄某獄,避嫌疑而不言,非負民乎?某事某事,畏煩重而不舉,非負國乎?三載考績之謂何?無功即有罪矣。」官大踧踖,鋒稜頓減。王徐顧笑曰:「怪公盛氣耳。平心而論,要是三四等好官,來生尚不失冠帶。」促命即送轉輪王。

 觀此二事,知人心微暖,鬼神皆得而窺,雖賢者一念之私,亦不免於責備。「相在爾室」,其信然乎。

 

 【譯文】

 

北村鄭蘇仙,有一天夢見自己來到陰曹地府,剛好碰見閻羅王正在那裡審理案犯。當他看到鄰村的一位老婆子帶到堂前時,閻羅王立刻改變了那威嚴可畏的面容,站起身來向老婆子拱手作禮,請她上座,並命人獻上茶來。最後,又命手下判官說:「速送這位老人家到好的地方去投生。」鄭蘇仙小聲請教身旁的冥官道:「這位農家老婦生前有什麼功德,閻羅王竟如此禮待她?」冥官說:「若論她的功德,就是這位老太太一生不存損人己之心。這利己之心,即使是有聲望的達官貴人也在所難免。人若存有利己之心,就必然會損害他人。於是,許多機巧奸詐應運而生,許多罪惡冤仇隨之而造。甚至遺臭萬年,流毒四海,也都是因為這一念利己之心所造成的禍害。而這位老太太一輩子能努力克制利己的私心,從來不做損人的事。單憑這一點,就是那些整天讀聖賢書談論道學的儒生與她對比,也是多有愧色。因此,這就難怪閻王爺對她禮遇有加了。」鄭蘇仙一向是個有心計的人。聽了冥官這番話,不覺有所警醒,也就不再深問了。

鄭蘇仙還說,在這位老婆子沒來到之前,有一位身穿官服的人,氣概昂揚地走上殿來。此人對閻王說:「我做官以來,所到之處只喝一杯清茶,沒有任何沾染。今在鬼神面前,我可以說是毫無愧色了!」閻王爺對他這套話只付之一笑,說道:「朝廷設置官員,本是為了治理方,安撫百姓。就連那些管理交通驛站和掌管水閘的小官,也都有興利除弊的職責。如果認為不貪財納賄,不吃喝玩樂就是好官,那麼,在官府大堂上設置一具木偶,它是連一杯清水也不喝的,豈不比你老兄強多了。」那官員又分辨說:「我雖沒有功勞,但也沒有什麼罪過呀!」閻王說:「你一輩子處處力求保全自己。像某獄某獄,你為了避免嫌疑,而不敢仗義執言,為民伸冤,這不是有負於百姓嗎?又如某事某事,你害怕煩勞繁重,便不肯去辦理,這不是有負於國家嗎?在三年一次考績中,試問你的政績在哪裡?要知道,身為朝廷官員,無功便是過啊!」那官員當即現出羞愧的面容,顯得侷促不安。剛才那傲慢的氣勢頓時大減。閻王見他這副表情,笑著說:「這也難怪你這麼高傲。平心而論,你還算得上是位三四等的好官。甭擔心,下輩子還會有官給你做!」隨即命手下鬼卒將他送去轉世托生。

 

從這兩個故事看來,可知一個人的內心深處哪怕是很微小曖昧之情,鬼神都能窺見得很清楚。即使是正人君子,稍起一念私心,也不免要受譴責。就像《詩經》上說的:「鬼神隨時都在你身邊。」這話的確可信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本文引用自posntung - 紀曉嵐寫的因果故事 冥敬無私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甜蜜雪麗 的頭像
甜蜜雪麗

甜蜜雪麗的部落格

甜蜜雪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0)

發表留言